健那绿染液

【龙獒】定制品

    #请勿艾特真人 讲故事 BE 不喜慎入#

    建议BGM-radwimps 

    :“马龙,年仅18岁,于重大交通事故中,肝脏破裂失血过多,抢救无效死亡。"
    被称为“马龙”的男子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,他被困在一个密闭幽暗的白房间里,对面的人隐于黑暗中,听声音貌似年龄与他相仿,:“我死了?”他十指交握放在大腿上:"可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,所以……"他双手一摊,眼里尽是装出来的无奈:"就算你们是传销组织骗我入坑,我也是不知道的。"
    说罢,双方都沉默了,整个小房子一下子悄然无声,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得见响,马龙一边默数着心跳一边算着时间。
    过了好一会儿,马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瘫在了椅背上:“看你也是不打算说了。不过我真的是‘死’了吧”
    他眼神放空飘在天花板上:“我内心居然对于自己死亡这件事情表示接受,而且感觉还挺轻松和释然的。”他笑了起来,眼神温柔得像是冰山融化,里头泛着的光晃得对方心里难过,感觉像是被揪着,又酸又疼。

    :"咳”对方清了清嗓子,扯着一把磁性的低音炮询问道:"在你……离开这里之前,'过去’和''未来',我可以让你看见其一,你要看哪个?"

    :“‘过去’吧”马龙想也没想就回答了:“从‘过去’汲取经验从此强大,了解‘回忆’变得温柔。”他弯弯嘴角:“强大且温柔才是一个男性的魅力啊。”

    :"比起坚强的人,还是选择温柔的人吧——"

    突然眼前浮现出奇怪的画面。
    :"呆子,呆子,病恹恹的书呆子!"年幼的他被几个男孩子围在中心,他们哄笑着抢夺他手上的书,被抓得皱巴巴像咸菜干的书在男孩们的手上轮番飞跃着,他含着一包眼泪攥紧拳头,沉默地站在中央,一动不动。
    :"嘭"地一声巨响,马龙旁边的男孩捂着脑袋就倒下了,反弹的足球飞了出去,所有人都被吓懵,对面的男孩却扯着嗓子吼道:“都他娘把书给我放下!”他面容清秀,却眼神凶恶,似乎要随时不管不顾地冲上来撕咬对方。
   倒地的男孩已经捂着脑袋哇哇哇地哭着喊妈妈,余下的人面露怯色,便搀着受伤的男孩灰溜溜地跑了,走远的时候还不忘嚎一嗓子:“你们给我等着!”清秀的小孩儿抱着足球凶巴巴应道:“你们来一个爷爷揍一个!”
    他来到马龙身边,蹲身扔下足球,捡起那本皱巴巴的书略带嫌弃地抖俩抖,:"龙,龙仔,你没事儿吧。"
   马龙早被他那一阵仗吓得眼泪也含不住了,眼泪鼻涕花了一张脸,小孩儿吓得赶紧往他身上比划:“是不是伤哪儿啦?身体不舒服吗?龙仔你说话啊!”
   :“没......没伤哪儿,就是有点慌。”马龙瓮瓮地应道。
   :“那有没有哪疼啊。”小孩儿这时候更急了。
   马龙摇摇头,他掏出帕子往小孩儿脸上擦,小孩儿现在湿漉漉地,头发一根根润着水光直挺挺杵着,往上挑的眼角和大耳朵尖都泛着红。
   :"你先擦你自己啊,待会儿干了就难受啦."小孩儿眯着眼睛往旁边躲,马龙却拉着他仔细地擦
   :“我没事昂~待会儿洗洗就好啦,你爱干净。"
    :"龙仔。"小孩儿眯着眼睛把书递给他:"我爸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,就像我天生身体素质好,龙仔你念书很厉害一样."
    马龙没有应他,小孩便继续叨叨:"只要扬长避短,努力努力再努力,以后我们就能成为很厉害的人啦."小孩儿扯下马龙的手拉住他,眼睛亮晶晶的:"成为很厉害的人就什么也不会害怕啦。黑啊、鬼啊、生病啦、坏人啦、眼泪啦,都不会害怕了。”
    :“继科儿是让我变坚强吗?爸爸妈妈也跟我说要坚强。”马龙眨了眨他通红的小鹿眼。
    小孩儿摇了摇头:“比起坚强的人,还是选择温柔的人吧。”他一本正经地说:“坚强的人是眼泪往肚子里面吞,温柔的人啊是知道眼泪是什么味道的也会往肚子里吞。”
    马龙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,眼睛红红的,脸上又紧又绷,表情诡异得不行:“继科儿,这意思是这么说的吗?”
    小孩儿的脸瞬间红到耳根:“我这不是只记得大概意思了嘛。”
    这确实是很奇怪的画面,年幼的他和另一个小孩儿并排走在林荫小道上,周围树叶被吹得飒飒作响,阳光被剪成一小格一小格地落在地上。而事实上,马龙对于这个画面感觉既熟悉又陌生。
    那里面的人,真的是自己吗?那个男孩儿,又是谁?

    :“你怎么了?”
    马龙按了按太阳穴,对面的人影有些焦虑,脚都朝着自己的方向摆了。
    :“没事昂~估计是你充值的‘过去’在到账的过程中了。”
    :“那你记起什么了吗?”对方漫不经心地应着。
    :“并没有。”马龙耸了耸肩,再瞟了眼对方的鞋。

    这时候,对方又开口了:“手、足、口、耳、目 、心脏、胸、外加鼻孔,我都成双的配给你.你觉得如何?

    马龙略带玩味儿地挑起了眉:“原来两张嘴,两颗心才是人类标配吗?”
    对方倒一本正经地回:“不,只对你。”
    马龙摆了摆手:“不了不了,我呢,还是选择做一个正常人。”他指了指嘴巴:“我啊,对熟人可会满嘴跑火车了,我可不想哪天自己和自己吵起来。”
    对方无奈地开口:“那最重要的心脏呢,我可以给你一边一个。”
    马龙摇了摇头“啊 ,你的好意我就心领了,不过我不需要右边的心脏。顺便一提,我可以把我的‘嘴’和‘心’给我将来的爱人吗?”
    他想了想:“就是类似灵魂伴侣之类的人。”
    对方沉默了许久,哑着嗓子问为什么。
    :“为什么啊,你这么问,我也不好说啊。”
    :“‘我从来都无法得知,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,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,它是个空洞,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,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,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,可是我心里的缺口,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,所以你填不了。’”对方小小声地嘀咕。
    马龙一拍大腿:“就是这样啦。”
    他细细地抿起嘴笑着:“只给我一张嘴,让我只能和一个人接吻;只给我一颗心脏,让我在最初拥抱最重要的那个人的时候,会深刻感受到两边的跳动。”
    :“把我的另一张嘴给他,另一个心脏也给他,他会不会活成和我完全相反的样子,正正好补上我心上的空缺。昂,不过没关系啦,不管怎样,他会让我觉得,不是他不行,独自一个人也总会缺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:“龙,龙仔啊,衣服你跟我换一下,成吗。”
   人潮拥挤的运动场,热烈的太阳,广播员一阵清晰一阵模糊的播报,校运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马龙坐在观众席里的阴凉角落,手上是班主任交代完成的加油稿。少年倚在他旁边,用胳膊有一下没一下晃着马龙身子。即便他眉目逐渐长开,开始带着艳丽的色彩,但马龙依然认出来他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孩儿。
    :“怎么了。”
    少年捂了会儿脸,撤下手掌就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,:“十点四十五分的比赛,我睡到九点半。待会儿就要进场啦,我还忘记要换衣服,这时候回宿舍还不得被班主任抽死。”
    马龙这时候才记起来今年校运会莫名多了一项要穿班服比赛的事宜。
    :“你敢穿?”马龙挑了挑眉。
    :“有什么不敢的,别忘了你考试赢了我,我还没答应理你咧。”少年也抬着眉毛一脸挑衅地应他。他上手就要掀衣服。:“哎呀,啰嗦个啥,快脱快脱。”
    马龙被他小眼神一瞟,心思都要被勾走了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这小混蛋已经开脱,下摆都到快腰了,马龙赶紧握住他的手腕:“急也不能一下那么急啊,大家都看着呢。”
    小混蛋停了手,呆呆看了看周围,发现还真不少人盯着,大耳朵“腾”一下地红了,于是他低着头连忙跟着马龙往休息室跑。
    :“勇敢的少年啊,快去创造奇迹,你镇定的面对一切,这一切都看在我的眼里,我知道,你无所畏惧,我知道,你无比坚毅,总有一天,你会发现,你的力量强大无比,总有一天,你会发现,你可以创造奇迹。”马龙现在并没有心思写什么加油稿,于是把《勇敢的少年》里的词抄下来给了广播站,观众席上的学生们哄笑出声,而赛场上4X100m也将进入到最终段,气氛热烈非凡。只见少年接过最后一棒,他便像是一只身手矫健的豹子,爆发力惊人,速度快得似乎能将空气撕裂。
    比赛结束。
     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欢呼,马龙看着站在终点意气风发的少年,刚才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少年即将长出翅膀,远走天涯。看着少年昂着首朝着他的方向抬了抬下巴,骄傲可爱得不可名状。马龙顿时感觉心变得温软且膨胀。

    :“呀,这样看起来,你是真有喜欢的人啊。”对方伸直了长腿,单手托着腮帮,:“给我讲讲?”马龙张了张嘴,又合上,心里感觉十分清晰,自己的确喜欢着什么人,却无论如何想不起也找不到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 想忘记,却忘不掉,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。

    :“哎,说起来还有件事儿,”他手肘撑在膝盖上,圆手堆成塔状,:”眼泪这种零件也可以不装上,毕竟是有挺麻烦的功能,”对方自下而上扫了马龙一眼,挑衅又狡黠,“还是说‘比起坚强的人,还是成为温柔的人’呢”

    想忘记,却忘不掉,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,胸中在骚动,不过这感觉很怀念,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。

   张继科你给我站住!
   朝门口奔去的少年硬生生停下脚步, 他梗着脖子侧过身,往日迷蒙的桃花眼这时瞪得像圆月亮
   :“继科儿,过来。”
    马龙看见脸色苍白的自己坐在床头,他还穿着学校的制服,窗口的白纱帘被风吹起好看的弧度。少年攥紧拳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。
   :“继科儿,过来。”
    马龙再放软了声线,柔软撒着娇的小奶音才扯回少年。他抿紧嘴一屁股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,马龙赶紧一把握上他手腕,一只手将他往自己方向扯,另一只手忙着往后脑勺顺毛,还没像平时那样开哄,少年倒是拉下马龙的手反握住他。
   :“马龙,我们在一起。”
   不是建议,不是请求,平常得就像他说“今天吃拍黄瓜”的语气。
   :“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。”马龙想抽回手,却不想少年握得更紧。
   :“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    马龙假装皱了皱眉头,刚倒吸一口气,少年便连忙松手,正想检查是不是弄疼可马龙,却被他牢牢按住。
    :“继科儿啊……”马龙一只手抚上少年的脸庞,想舒开他紧皱的眉头。
    :“当我和你在一起时候,我满脑子满脑子都是你的事情,都是,关于你。”他的手指不停摩挲在少年的眼角,想抹去他眼框漫起的红。
    :“当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却总在担心着我的身体,我会不会……什么时候离开。”额头抵着额头,马龙柔柔浅浅地笑开,少年上下牙关却在止不住地打颤。
    :“我们是不应该在一起的。不是因为感情,也不是因为性别。”马龙张开手轻轻拥抱着少年,他的下巴抵在少年的肩窝上,手一下一下顺着少年的后背
    :“继科儿啊,我们是不应该在一起的。”怀里的少年攥紧了马龙的衣服痛哭出声,抖得马龙都要抱不住他。
     这样就好,这样就好。

    “你的愿望已经全部实现了,那就让我看看吧,让我看一看你那被埋藏在泪水中的脸庞吧。”

    马龙眼前白光漫天,对方逆着光立于他对面。他眼前一片模糊,眼泪像迸发的泉眼一直往外涌,耳朵里传来连续不断地轰鸣。

    :“来吧,骄傲地让我看见吧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儿吧?”“龙仔我们来玩啊!”“唉,这题我是真不会。”“我不疼,嘶,轻点轻点。”“放学等我啊。”“马龙一点儿也不乖。”“别问我,问马龙。”“龙,龙,看,睫毛!”“我们可默契啦,不需要改。”“你得吃点青菜,太甜太咸的不能吃。” “龙,我们每天都击两次掌吧,第一次在早上,示意着新的一天开始了,第二次在回来的时候,确认我们还活着。”“龙,龙仔,马龙!”
    :“马龙,我们在一起。”
    恍若天降扎进他心底的奶白小孩儿,眼角飞花笑起来像颗小核桃的少年,他去哪儿了。他们牵过的手,击过的掌,每一次都当做最后一次的拥抱,还有带着苦涩味道小心翼翼的吻。
    他去哪儿了。
    马龙感觉浑身疼痛,尤其是心脏的位置,像是被撕裂开,里面有个声音透过裂口对他尖叫着“他走了!你一直说要离开他,所以他走了!你们玩完了!”
    马龙疼得都快晕过去了,对面的人却不知何时踱步停在他面前,笑笑说:“我可以给你两个心脏。”
   他伸手指了指马龙的胸膛:“毕竟,倒映我心的人在对岸。”
   马龙猛然抬头,他终于清晰地看见了他的样子,无比熟悉的样子。那人出现在他每一个记忆的断层里,如今他站在了另一个世界,隔着快速行进的年岁,重新回到了马龙面前。
   马龙用力抹了一把那张被泪水打湿的脸,扯着嘴角哽咽道:“你好啊,我在哪里见过你吗?”
    青年背着手,笑得像颗小核桃,他说:
    你好啊,我是张继科。
    再见啦,马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

    龙仔继科儿是一对竹马,马龙患有先天性心脏病
    继科儿发生车祸死亡,龙仔得知消息心脏病发。但继科儿在成年时就签了器官捐献,文中设定俩人HLA配型匹配率高。
   所以继科儿的心脏给了龙仔。
    而马龙即将带着继科儿的心脏长长久久地活下去。